匯聚全球視覺新聞資訊
你所在的位置:匯視網 > 影視 >電視

揭秘“末代皇帝”溥儀的悲劇,電影橫掃奧斯卡,中國人為何不喜歡?

發布時間:2017-09-16 14:51  來源:匯視網   編輯:子墨

揭秘“末代皇帝”溥儀的悲劇,電影橫掃奧斯卡,中國人為何不喜歡?

1979年,剛剛改革開放的中國就與意大利合作拍攝了一部電視電影《馬可·波羅》,該片獲得美國電視最高獎艾美獎,這讓意大利人對中國題材意猶未盡。當時導演貝納多·貝托魯奇已經憑著《巴黎最后的探戈》、《1900》等片確立了自己國際一流大導的地位,但覺得意大利已經不能再給自己靈感,想換個地方進行創作,于是中國進入了他的視線。他向中方提了兩個拍攝計劃,一個是安德烈·馬爾羅的小說《人的命運》,講述的是1927年上海工人大罷工的故事;另一個就是《末代皇帝》。中方溫和地否定了第一個。

從1984年起,貝托魯奇進入劇本創作和前期籌備工作,制訂了大約2500萬美元的拍攝預算,制片人杰雷米·托馬斯為了保證影片的獨立精神,不愿意好萊塢大片廠參與,因此向五家歐洲的銀行各貸款500萬美元。而美國人則覺得花這么多錢去再現一段歐美觀眾并不熟悉的時空,制片人和導演一定是瘋了。

1985年,貝托魯奇開始進行選角工作,對于溥儀的角色,他最先見到的是美籍華裔演員尊龍。尊龍原名吳國良,1952年出生于香港,1984年出演電影《冰人》和《龍年》,聲名鵲起。貝托魯奇對尊龍很滿意,認為他具備扮演溥儀所要求的那種表現內在緊張情緒的奇特才能。但是貝托魯奇還是本著“貨比三家”的心態又挑了一圈,最后還是覺得尊龍最好。那年夏天,貝托魯奇在洛杉磯見到了放棄國內星途到美國學習的陳沖,找到了出演婉容最合適的演員。而溥儀的英國老師莊士敦,貝托魯奇最初是想找馬龍·白蘭度出演,不過白蘭度不愿意遠赴中國,后來又曾考慮過肖恩·康納利。當貝托魯奇見到彼得·奧圖時,立即決定由他來出演莊士敦,因為奧圖身材高大、金發碧眼,放在紅墻黃瓦的故宮和一群中國人在一起能產生強烈的視覺反差。

由于電影采用英語對白,除了扮演監獄長的英若誠,其他說話的演員幾乎全部是美籍華人。次要的角色,貝托魯奇為了增加現場的真實感,讓助理滿北京地尋找那種具有古老氣質的演員。

劇組最大的腕兒當屬攝影指導維托里奧·斯托拉羅。在來中國之前,他已經憑借《現代啟示錄》和《赤色分子》兩獲奧斯卡最佳攝影獎,被譽為“用光線書寫的電影大師”。

1986年8月16日,貝托魯奇帶著他的“多國部隊”在北京開始拍攝一部使他“最花功夫”的影片,劇組有150名中國人、100名意大利人和20名英國人,還有30名翻譯。

揭秘“末代皇帝”溥儀的悲劇,電影橫掃奧斯卡,中國人為何不喜歡?
揭秘“末代皇帝”溥儀的悲劇,電影橫掃奧斯卡,中國人為何不喜歡?

電影《末代皇帝》畫面截圖

拍攝登基大典,大導演躲在房車里喝威士忌

此前,李翰祥的電影也進過故宮拍攝,而這次的《末代皇帝》則是外國故事片攝制組第一次進入故宮拍攝。更為重要的是,貝托魯奇成為第一個進入太和殿拍故事片的人,截至目前,也是最后一個。

故宮當時對片場的管理非常嚴格,沒有專門的出入證不讓進,彼得·奧圖有一次忘帶出入證就被攔在外面。此外,一般的機動車也禁止入內,奧圖這樣的大腕也只好以自行車代步。

由于文物保護的原因,攝制組不能在太和殿的地上擺放設備,軌道、搖臂、燈架全部不能使用,因此,斯托拉羅從殿外打光,并且用手提攝影機拍攝。拍登基大典那天,英國女王伊麗莎白二世訪華,她本想到故宮游覽,但因為拍電影沒能去成。為了登基那場戲,2000名充當群眾演員的解放軍剃了光頭,制作他們的假發使用了2200磅頭發,工作人員事先花了10天時間培訓了50名中國員工,使他們能在兩小時之內搞定這2000名臨時演員的假發和辮子。這一天的拍攝費用非常昂貴,之前就準備了六個月,貝托魯奇看到如此多的群眾演員,自己都有些怯場,悄悄躲在房車里,喝威士忌壯膽。

在拍攝溥儀被馮玉祥趕出故宮那場戲時,需要許多輛老式汽車,在中國自然不容易找到,劇組用集裝箱從意大利運來了大約20輛還能跑的古董車,隨行還有兩位意大利技師。但是因為這些車經常出毛病,所以有時候劇組就用繩子拴住汽車,讓幾個人拉著車走,后期再加上發動機的聲音。

影片使用了1100名學生來飾演“文革”期間的紅衛兵,貝托魯奇花了很長時間來給學生們灌輸憤怒的情緒,因為當時的孩子們已經體會不到“文革”中的那種情感了。

在北京的拍攝完成后,攝制組還在天津、大連和長春取景,而很多室內場景其實是在意大利完成的。

1987年末,影片全球公映,在倫敦首映時貝托魯奇坐在查爾斯王子和戴安娜王妃中間。王妃在看到溥儀割腕自殺、洗手池充滿鮮血時,嚇了一跳。因此,貝托魯奇在下一個流血鏡頭出現的前一秒,用手擋住了戴安娜的視線,以免她再被嚇到。在中國公映的版本中,只是刪節了一些情色鏡頭,表現“文革”的內容全部保留。

揭秘“末代皇帝”溥儀的悲劇,電影橫掃奧斯卡,中國人為何不喜歡?

橫掃奧斯卡,貝托魯奇要向中國人叩頭

1988年第60屆奧斯卡,《末代皇帝》獲得了9項奧斯卡獎的提名,在頒獎晚會上,陳沖作為第一個擔任頒獎嘉賓的中國人,和尊龍一同頒發最佳紀錄短片獎。

陳沖說:“真高興,沒想到奧斯卡最佳電影會提名一部中國電影。”尊龍糾正說:“《末代皇帝》不止是一部中國片,發行它的是美國公司,導演是意大利人,作曲有日本人、美國人,所以……”陳沖連忙問道:“那么這是一部?”尊龍語帶雙關地說:“可以說是一部環球(美國電影公司)性的影片”。陳沖故作不解:“什么?這不是哥倫比亞公司的電影嗎。”

最終,《末代皇帝》拿下最佳影片、最佳導演、最佳改編劇本、最佳攝影、最佳美術指導、最佳服裝設計、最佳剪輯、最佳音響效果、最佳配樂9項大獎,9項提名全部兌現。在今天看來,這一成績僅次于《賓虛》、《泰坦尼克號》、《魔戒三部曲:國王歸來》的十一項和《西區故事》的十項,與《琪琪》并列影史第五。

值得一提的是,中國作曲家蘇聰還和日本人坂本龍一、美國人大衛·拜恩一同分享了最佳配樂獎,成為第一個獲得奧斯卡獎的中國人(此前黃宗沾、姜岳是以外籍華人身份獲獎)。憑心而論,蘇聰只寫了兩首樂曲,坂本龍一和大衛·拜恩的作品從流傳度上講更為廣泛一些,坂本龍一還在電影中客串了有“偽滿洲國夜皇帝”之稱的甘粕正彥一角。

這是貝托魯奇第一次拿到奧斯卡最佳導演獎,他上臺領獎時激動地說:“我要感謝中國人和中國,感謝中國政府允許我去拍攝這個‘美麗的國家’,還感謝尊龍、陳沖以及許多在攝影機前后無名的中國人。我應該向他們致以中國式的叩頭。這是我生命中最激動的時刻,我不能將它隱藏起來。”

不過,《末代皇帝》在當時的國內評價并不太高,有一種言論是“《末代皇帝》在國內連金雞百花都拿不到”。貝托魯奇承認,在歷史與故事之間,他選擇了故事。對于中國從1908年溥儀登基到1967年溥儀去世的歷史,《末代皇帝》追求一種宏觀上的寫意與神似,而不拘泥于歷史事實的考證,這一點最被中國人詬病,影片的西方化視角也讓中國人有諸多不習慣。

文 | 熊崧策

相關搜索熱詞:揭秘,電影
福建快3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