匯聚全球視覺新聞資訊
你所在的位置:匯視網 > 新聞 >國內

遭遇工傷農民工名字被“掉包”兩級工會助維權

發布時間:2017-09-14 13:42  來源:匯視網   編輯:柳暮雪

打工時突然受傷,用他人身份證入院

貴州農民工名字被“掉包”無法鑒定工傷

當地工會介入維權,專家提醒在處理工傷糾紛時雙方都應誠實守信

本報記者 李豐 文/圖

遭遇工傷農民工名字被“掉包”兩級工會助維權

“半年前,我老公應聘成為貴州霄邦物流貨運部搬運工,在上班的第17天卻發生了悲劇,右腳掌被砸成粉碎性骨折。”8月19日下午,《工人日報》記者趕到醫院采訪時,蔡海的妻子胡德英雙眼噙淚地說,躺在病床上的蔡海軟弱無力,已經餓了兩天。

蔡海在今年2月中旬應聘到貴陽二戈寨的霄邦物流貨運部當搬運工。每月工資3000元,包吃包住,加班另有加班費。在這家公司當搬運工對農民工蔡海來說,算得上是一分養家糊口的好工作,他也如愿應聘上了。但在工作中,蔡海卻遭遇了一場意外事故。

遭遇工傷,“蔡海”變成“高珍慶”

事情還要回到3月2日,當天上午10時許,物流公司一名經理開叉車吊裝重達1噸多的大鐵塊時,蔡海與一名屈姓老板各站一邊,扶著鐵塊慢慢升高準備裝運。當叉車將鐵塊升到約1米時,叉車上的鐵塊突然出現搖擺傾斜,原本機敏的蔡海閃開了,但為保護屈老板,自己再次向鐵塊靠近。此時,鐵塊突然落到蔡海所在的一面,直接砸在蔡海右腳上,鮮血直流。受傷后,因傷情嚴重,當日中午,他被轉送到貴航300醫院救治,經檢查,蔡海右腳掌被砸成粉碎性骨折。原本在單位出現了工傷,可以按照正常程序處理,可是,他的工傷傷殘鑒定卻出現了問題。

“無法執行是因為住院時被公司替換了姓名。”蔡海的妻子胡德英哭著說。“當時沒有想到這些。”原來,蔡海受傷被送到醫院搶救時,霄邦物流公司一名張姓負責人,拿來公司另一名員工高珍慶的身份證,讓蔡海妻子胡德英用手機拍照后交給醫院的醫生并告訴醫生,這名受傷患者名字叫高珍慶。

“他告訴我如果不這樣做,以后就難以報銷,并且在醫院也開不了藥。” 胡德英告訴《工人日報》記者說,當時他還要求蔡海要記住自己叫“高珍慶”。蔡海并不知道公司為什么要這樣做,但聽公司負責人說這樣做是為了便于報銷,考慮到醫療費用都由公司負責繳納,蔡海聽從了這項安排。

記者在醫院住院病案登記本上看到,傷者姓名一欄的確填寫著高珍慶,妻子姓名填寫著胡德英。蔡海說:“醫生或護士連叫幾聲高珍慶,半天我才反應過來是叫我。” 鑒定糾紛,“按無等級”計賠。

按照公司安排照辦了一切的蔡海本以為公司能給予一定的賠償,但接下來的一系列變故,讓他倍感心酸。在300醫院住院治療22天后,蔡海于今年3月24日出院。出院之后的蔡海想要進行傷殘鑒定,意外出現了。“去傷殘鑒定機構,工作人員知道我姓名與醫院出具的傷者姓名不符,稱不能進行傷殘鑒定。”

蔡海告訴《工人日報》記者,傷殘鑒定決定了工傷事故的賠償,沒有傷殘鑒定結果,就難按照標準賠償。

此后的一段時間內,拖著殘疾腳掌的蔡海與妻子胡德英多次找到霄邦物流公司要求賠償,均未得到妥善處理。后來,經過貴陽市花溪區孟關鄉司法所等部門多次組織協調,物流公司表示最多只賠4萬元。司法所和派出所都協調物流公司賠6萬元,蔡海也同意接受6萬元的賠償,可物流公司堅決不同意。蔡海咨詢律師得知,九級或十級傷殘賠償累計能達到10多萬元。而他目前沒有傷殘等級,只能視為“按無等級”計賠。

“當時聽到這個消息,我覺得是不是被公司欺騙了,否則為什么讓我‘掉包’名字呢?蔡海漸漸對公司的做法產生了質疑。眼見賠償無望,蔡海多次追索,但均因差距較大協調未果。 隨后記者多次聯系該公司的負責人,試圖了解該公司當初讓蔡海用他人身份證住院的原因,該公司均未給予記者任何正面回應。

主動介入,兩級工會幫助維權

蔡海的遭遇經貴州當地媒體報道后,貴州省總工會高度重視。按照省總工會領導的要求,貴州省總工會困難職工幫扶中心與貴陽市總工會兩級工會聯合開展維權行動。

8月29日,貴州省總工會和貴陽市總工會工作人員趕赴醫院,看望慰問了受傷農民工蔡海,并送去1000元慰問金,詳細了解了蔡海工傷事故以及后來維權的具體情況和細節,表示將幫助蔡海依法維權。“謝謝工會,我終于能放下心了。”蔡海哭著對《工人日報》記者說。

相關專家告訴記者:“工人受傷后,在住院時冒用他人身份信息,這不僅會導致勞動者出現報銷問題,還會給其日后維權帶來不必要麻煩。因此,勞動者與用人單位在處理勞動糾紛時都要遵守遵守誠實信用原則。”

相關搜索熱詞:農民工
福建快3开奖